安庆老街旧巷—七十九:玉虹街

作者:王永安

2019-11-28 08:48:35

 
玉虹街
 
作者:王永安

 
 
    玉虹街在安庆上百条道、路、街中算不上一条出色的街,倘若你翻开它的三十年的历史,你会惊奇的发现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玉虹街全长数百米,呈7字形,东连玉琳路,西接德宽路,是过去西门连接城北和西郊二里半的捷径通道。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从玉琳路进入玉虹街,路面全是用褐红色马石条直铺而成。几度岁月风雨的冲刷,几多往来的脚步踏过,原本经鉄錾开凿而成的褐红色石条上,留下数条指宽錾凿的深痕被磨得平平滑滑。独轮车和板车在褐红色石条上碾上一道道深深的辙印,天长日久,石条上的辙印变宽变深,形成一道深宽的圆弧沟槽。遇上阴雨天,石条圆弧沟槽积满水,深一脚,浅一脚,溅得一双裤管沾满泥水。天一泛晴,石条圆弧沟槽里浅浅清水,照见人影。这些褐红色石条被重负的板车和重载的小型机动车压成两截或碾得四分五裂,一端深陷,一端翘起,便成了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路。整个一条街不到十盏路灯昏昏暗暗,有时瞎灯黑火摸索行进。
 
    玉虹街如其说街,倒不如说巷。街道路面宽不过三五米,一条街曲曲折折、弯弯扭扭。玉虹街人娶媳妇嫁女儿的迎送车辆无法出入,只好在街口恭候。街东头入口处是新春楼饭店,在当时西门算是像模像样的酒店。往深处一点便是古城墙,城墙上长满青苔,少许野草,偶有砖隙缝里长出一两株小树,几株青藤攀附城墙上。城墙的上下左右间隔相等之处,留有出水的方槽孔。城墙下依附一排青砖灰瓦房,或高或低,有的是穿枋联成一体,沿坡而上。居住在城墙下的居民,一年少不了三五次水患之苦,大雨或暴雨来临之际,城墙出水方槽孔水流直下,窨井下水道是根本无法及时排泄来势凶猛的雨水,一忽而水满房间,或满踝深或齐膝深是常有之事。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九七八年春季的一个夜晚,一场暴雨下来,我家盆桶锅碗放在床上、桌上、地上接雨水,彻夜奏起雨水滴答、滴答的交响曲那情景。靠城墙中间段特意砌成一个两米深蓄水池,据说是为前街救火之用。玉虹街深处九十度拐弯处,城墙下有两道壕沟,俗称“一道沟”和“二道沟”古时是护城之用。五六十年代两道壕沟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夏季蛙声四起,壕沟四周,青草绿茵,绿树成荫。七十年代的壕沟,被坍塌城墙泥土冲刷堆积,渐渐变小。时有三五人洗马桶,水渐变臭。在壕沟旁坍塌的城墙足有几十米长,抄近路的人长期翻越行走,便走成一条通往四方城的路。
 
    玉虹街入口处西头第一家是安庆第二百货公司,纵深处有数条小巷纵横交织,有黄家巷、谷隆巷连接太平寺。有大黄庵,小黄庵,和玉虹街小学。我七十年代中期搬进小黄庵居住。在街拐弯处便是食品厂、毛毯厂的后围墙,紧挨的是安庆福利院,再往下走便到玉虹门,紧靠德宽路二小。
 
    七十年代偌长的玉虹街上千人吃水全靠两只水龙头供水,遇上夏日挑水排上几十米长龙队,这是一大奇景。这么一条长街只有三五个公厕,早上倒马桶、尿盆要排队,上厕所也要排队。倘若你要是在夏日上厕,让你臭气熏天氨气刺目。夏日的夜晚整个玉虹街男女老少,拿着凉床、木床,横七竖八睡在路边,自然男人都是睡在外边,守护着女人。清晨,一条街,三三两两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或蹲或站或佝偻着腰在刷牙,嘴角上溢出牙膏的白沫,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玉虹街人吃饭有特色,很少有人规矩坐在家吃饭,大都是盛上一碗饭,饭头挟满菜,走出房门,或蹲或站或干脆边走边吃,边串门,边谈心。只有雨雪天或是逢年过节,街上看不到人吃饭影子。
 
    七十年代中期,靠玉虹街入口处的二百货公司一场大火,着实把玉虹街人惊吓一场。老玉虹街人记忆犹新:那是夏天的夜晚,火烧到半天空,仿佛就在你的隔壁,大火足足烧了俩小时。那时通讯条件差,火发现迟,玉虹街人望火兴叹,找不到水源,无法救火。待消防车来时,火势更猛,半天拧不开路边消防拴,贻误救火时机。好在古人聪明,所建造的穿枋屋子,都有一道高高防火隔离墙,遏制火势蔓延,这给灭火带来时机,所幸的是没有殃及玉虹街人。当时玉虹街家家做好大搬家、大转移准备。
 
    八十年代初,玉虹街也在悄悄地变化,家家都装上自来水。原本凹凸不平的褐红色马石条,被青灰色水泥块砖取代,路面稍显宽敞而平坦。水泥柱电线杆代替斑斑驳驳的木制电线杆,路灯也显得明亮。电风扇也渐渐地进入寻常玉红街人家,夏夜在路傍过夜人也稀少。玉虹街的人也在悄悄地变化,生活的节奏快了,懒散和陋习的影子也悄然消失。玉虹街的人更加精神起来。
 
    本世纪初,玉虹街大开发,破烂不堪青砖灰瓦的房子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撞拔地而起大楼鳞次栉比排成一片。水、电、气、电话、有线电视、网络应有尽有。古城墙又重新修葺一新,被列入安庆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如今玉虹街由原来呈7字形的交汇处与四方城和龙门口路贯通,形成十字形,可南来北往、四通八达。玉虹街人再也不为迎亲嫁娶出行不便发愁。小区的路边也长期停放着数十辆私家车。路旁的宾馆、酒店、超市、菜市场及各类商店比比皆是。一盏盏现代化路灯灯火通明、璀璨夺目。玉虹街街口矗立宋玉琳碑,旁有一小花园可供休闲小憩。
 
    一条街的兴衰是一部人文历史,久蜇蜗居这条街的人便是这条街的见证人。昔日的清晨排队倒马桶上侧的身影不见,夏日挑水排长龙阵情景消逝,取而代之的是玉虹街人晨练和夜晚散步跳舞的倩影。这可能就是玉虹街的变迁史,这可能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安庆一个缩影。
 

家风古训

竹林堂阮氏家训
家训原文敦孝悌 百行之原,孝悌为先。尽忠顺...
清河张氏家训
  家训原文  予之立训,更无多言,止有四...
高河笃本堂王氏家训
  家训原文  学的任务:在道德方面,要树...
陈洲刘氏宗规凡例二...
一、君相之事迹,谱明宗派之亲疏,一有所诬,...

寻根认亲

2019赴安徽怀宁大雄...
2019赴安徽怀宁大雄山寻亲记作者:陈宗文珍贵...
安徽石牌股何氏寻亲
【寻亲】安徽石牌股寻陕西旬阳、商南、镇安,...
清陕西巡抚叶伯英后...
较为顺利地找到了清陕西巡抚叶伯英墓。触景生...
安庆:乾隆迁陕移民...
2004年4月30日,《安庆日报·下午版》(《安庆...

信息动态

弘扬传统文化 服务...
作者:作者:身在江湖心在民 8月16日下午...
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
8月16日下午,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会在安庆皖...
【寻根谒祖】百年夙...
【陕西白河县陈氏5人安庆寻根成功】二百载迁徙...
江苏常州家谱档案馆...
常州市档案局局长李传奇(前)主持揭牌仪式,...

皖江名人

  • 两个解元争夺状元,宰相与皇帝意见不一

  • 萧谦中先生傳略

  • 潘赞化:《新青年》早期撰稿人

  • 徽班名伶郝天秀的两个曾孙女:郝菉漪、郝漱玉

  • 余湾画家余伟

  • 《左光斗诗文集》点校后记

  • 方东美:八次演讲纵论人生哲学

  • 先驱吴越

  • 方宗诚:桐城派后期名家

  • 方令孺:新月派才女诗人

编审机构

监:任祥斌
编:张健初
学术总监:张全海
编:陈
  胡志龙
  夏筱翊
杨积盛
余世磊
编辑主任:江
美术总监:唐德龙
技术总监:杨

安庆家谱网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