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游子 | 渐行渐远的东黄山

操龙玉

2017-11-28 09:17:36





    东黄山,康熙《巢县志》中有记载:“东黄山,在柘皋乡,去县北六十里。其山有三百六十顷,周围一百二十里。东接含山界,北接合肥界,东北达全椒界,为东南诸山之少祖。其由南而西,结巢县,由北而东,结含山、和州、江浦、六合一带。大山中间,各山衖俱有泉,四时不竭。又名龙泉山,昔宋姚观察结寨山内,各处虚张旗帜,其实不下百人,止二十四骑耳。详见姚王庙传。”
 
 
 
    这段记载,应是目前地方县志中存有记录的最早文字。从“昔宋姚观察结寨山内,各处虚张旗帜,其实不下百人,止二十四骑耳”查询于宋金元时期,北方民族进军京陵,必走东黄山这条路,然后夺昭关,就一马平川南渡长江了,稍有对应。由于东黄山属于乡隅小镇,历代正史中鲜有记录。
 
 
 
    县志里还记录了清朝几位诗人吟诵过东黄山的诗,细读品味,唯有张邦礼《过黄山》最为贴切,将清泉之上的山寨人家,一如水墨画卷般展现在眼前:
 
       路转峰回更有村,人家半是石为门。
       一竿酒旆依墙角,几点溪花映水痕。
       隔陇鸟啼青树杪,半山牛卧白云根。
       寥寥鸡犬疏篱下,彷佛桃源风致存。
 
 
 
   然,东黄山毕竟是贫瘠所在,给生存多了一份艰辛。据族谱可知:第十七世(世芳)才在巢湖黄山小殷洼生活,世字辈生于道光癸卯(1843),卒于光绪庚寅(1890)年间,到如今也就是175年时间。马山古人庵也有族人在此期间居住,以操声权先生为例,他的祖辈也是在世字(世禄)辈才在古人庵有生产生活的记录,只是出生时间稍早,世禄生于道光甲午(1834),卒于光绪癸巳(1893),算算也就是183年的时间。由此推断,东黄山明清以来成规模聚居的历史,不足200年。之前的,缺少资料,无法断定。
 
 
 
    从先辈世芳和世禄生、卒年月来看,他们不是一出生就迁移东黄山。族谱记载,他们的父辈安葬在潜山县城郊外小路口和小李尖村。2015年5月份,我去现场考证过,墓碑仍存。
 
    先辈世芳和世禄的青少年时期,最为科学对应的事件就是太平天国(1851年-1864年)运动,尤其是1858年(清咸丰八年)9月,陈玉成、李秀成率军攻占浦口和扬州,大破清军江北大营。清军乘太平军东下攻安徽,据太湖、扑安庆,李续宾率湘军连陷潜山、桐城、舒城,攻三河镇,进逼庐州。陈玉成率兵救援,李秀成援军继进。11月14日,陈玉成部攻克三河清营,次日两军决战。太平军歼清军六千人,击毙李续宾(一说自缢)、曾国华。清军从安庆外围撤走。这一事件,《曾国藩》与《太平天国》均有详细记载。
 
 
 
    以世芳生于道光癸卯(1843年)、世禄生于道光甲午(1834年)为例,推算到咸丰八年(1858年)这场战争爆发时,世芳15岁,世禄24岁。他们正意气风发、年华正茂,或屈服于贫穷、或境遇所压。时代的铁轮,辗过他们的身躯。烽火幸存中,一生动荡,离乡飘零。
 
    忍下了离乱的内伤,他们以叫花子的方式徒步人生。正因为他们在跌倒流血的地方,重新低头播种。历尽艰辛,总是想方设法在动荡中找到一个给孩子避风遮雨的地方。以至于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得以在清贫中,天真而开阔的长大,生息繁衍。
 
 
 
    赘述的这段家族历史,不仅仅是个人的追忆。也能从乡邻的生活习惯、语言特色中断定,多数乡邻或许都因为那场战争的伤害,颠沛流离来到东黄山,尤其是仰(liǎng)、江(gāng)、韩、张、储、汪、徐等姓氏。当然,八字口的汪姓,也有一支来自于和州,而非潜山方向。
 
    由于历年战乱,以及后来的运动,如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族谱大多被毁,基本上根除了东黄山人的历史记忆。记忆的根源只能靠祖辈口口相传。以至于我小时候,总见村里的老人把俢锅、补伞、卖小猪等说安庆口音的外乡人视为老家人,好生招待他们。没有了文字记录,口传的故乡成了一个方向。
 
 
 
   历史总有重演。“国有史,县有志,族有谱”的传统文化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前行而消磨。随着记忆的模糊,越来越多的人反而又重新集体追忆过去。在行走奔波的几十年里,自己也从懵懂的少年,恍然间年逾半百,回首才发现,在追求生存的道路上,没留下半点痕迹,庸然入俗,勘言过往。成功与失败对知天命者,已失去了鞭策。唯有记住过往,追忆一段历史,即使不那么夺目、辉煌,但那也是祖先的点滴灿烂。
 
    东黄山在历经风雨无数的岁月里,用父爱的厚重,母爱的仁慈孕育着一代又一代。虽不显荣华、富贵。但贫瘠的薄山剐水与山川翠柏抚育出无数娇儿惠女。俗话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再穷,那山上也有祖先的栽下的一棵树,再苦,田野里也有我祖辈种下的一颗粟。
 
 
 
    历史与沧桑并存,当年我们的祖辈用毕生的精力开垦荒野,筑坝修田,成就了东黄山。只是曾经一脉相承的山山水水,终究不可避免的发生着变化:
 
    一、1992年4月份光明、山里许两个行政村由原黄山乡划入苏湾镇。黄山、跃华、横坝3个行政村由原黄山乡划入原司集乡。2005年12月,司集乡整体并入苏湾镇;
    二、1992年原黄山乡的马山村并入板桥乡,2005年板桥乡整体并入柘皋镇;
    三、1992年原黄山乡的河滩、八字口、元通、花苗地、老靳五个行政村并入西峰乡,2005年西峰乡整体并入夏阁镇;
    四、原有的村委会也随之调整,减少。
 
 
 
    历史走到了2017年,对一群出生于1992年后的山里孩子们,虽然他们依旧和着清凉的山风长大,但对于东黄山身世后面那个愈来愈朦胧不清的记忆隧道几乎一无所知。一个个生命经验才刚刚要开始、那么青春那么无邪的人,我们要怎么对他们叙述过去呢?
 
    那个记忆里,有那么多的磨难、那么多的痛苦,磨难和磨难纠缠,痛苦和痛苦抵触,我们又如何找到一条前后连贯的线索,我们该从哪里开始?更让我为难的是,当我思索如何跟我的孩子们“讲故事”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以及我的同代人,对那个“历史网络”其实知道得那么支离破碎,而当我想回身对亲身走过那个时代的人去叩门发问的时候,门,有的已经无声无息永远地关上了。
 
 
 
    我其实是没有能力去叙述的,夜里独对史料时,总觉窗外吹来的是故乡徐徐山风,我感觉一种莫名的涌动;可城市化运动还在加速,今日的黄山,一个又一个村庄在消失,不再“路转峰回更有村”,凌厉挫败我们的记忆。所有温柔无助的心灵仍旧悬空在寻寻觅觅,我能够叙说的,少之又少,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给你半截山水,不是全幅写真……

家风古训

竹林堂阮氏家训
家训原文敦孝悌 百行之原,孝悌为先。尽忠顺...
清河张氏家训
  家训原文  予之立训,更无多言,止有四...
高河笃本堂王氏家训
  家训原文  学的任务:在道德方面,要树...
陈洲刘氏宗规凡例二...
一、君相之事迹,谱明宗派之亲疏,一有所诬,...

寻根认亲

安徽石牌股何氏寻亲
【寻亲】安徽石牌股寻陕西旬阳、商南、镇安,...
清陕西巡抚叶伯英后...
较为顺利地找到了清陕西巡抚叶伯英墓。触景生...
安庆:乾隆迁陕移民...
2004年4月30日,《安庆日报·下午版》(《安庆...
杨振宁祖上杨氏到底...
杨振宁,1922年生于安徽合肥,1957年诺贝尔物...

信息动态

江苏常州家谱档案馆...
常州市档案局局长李传奇(前)主持揭牌仪式,...
千里寻根 --浙江储...
我的根在哪里?我从哪里来?我的祖宗干嘛的...
枞阳家谱馆开馆 安...
(枞阳县各大姓氏家族代表参加了枞阳家谱馆开...
独家视频|闯王寨传...
老家安庆欢迎你们!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会会长...

皖江名人

  • 余湾画家余伟

  • 《左光斗诗文集》点校后记

  • 方东美:八次演讲纵论人生哲学

  • 先驱吴越

  • 方宗诚:桐城派后期名家

  • 方令孺:新月派才女诗人

  • 陈澹然:文压群芳一野生

  • 葛温仲:省立全皖中学校长

  • 方守彝:一轮月明水清深

  • 皖江名士潘伯鹰

编审机构

监:任祥斌
编:张健初
学术总监:张全海
编:陈
  胡志龙
  夏筱翊
杨积盛
余世磊
编辑主任:江
美术总监:唐德龙
技术总监:杨

安庆家谱网

客户端下载